其实想了想

我就是需要有那么一个人在

至于是谁

确实没有多重要

我也太可笑了

都过去多久了

这些破梦能不能别再出现了

怎么不能无动于衷


受冻

真的会冻好看

红里来白里去脸红红眼红红嘴红红


我的猫最近有点不喜欢我了

但是生气归生气还是到睡觉的时候还是会来床上找我


恋爱 还是要和自己喜欢的人谈


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与众不同
恰恰是人类的相通点

再这样下去
我的胃又要倒一次

“意外的很能坚持”
这算称赞吗